上天是很公平的,給你一扇門,必會關掉你生命中的另一扇窗。

三刀,這個血液裏有奇特言語力量的家族,獲得力量的孩子,代表的是被束縛一生。三刀彰伊是,三刀琴葉亦是。只是兩兄弟比較起來,精神上琴葉可算是較為幸運的一位,而彰伊,因為嬰兒時期的原罪,註定了他必須用盡所有的心力來彌補,讓那位一直不回頭看他一眼的紙人-阿沙利,可以在時間的流轉下、在他的努下,願意留在他的身邊。

 

 『即使一點點也好,只要能讓他喜歡我,我會努力的。』彰伊對自己許下承諾。

  

楔子

 

  『災禍啊!朝我而來吧!』

  不要再讓阿沙利為我受傷了,不要讓他這麼快就離我而去,所以,所有的苦痛就由我來承受吧。

  

 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彰伊這個角色時,是在近衛X琴葉篇裏。那時,還沒見識到他對阿沙利這般刻骨銘心的愛情,只覺得身為一個兄長,他真的很好。

當琴葉第一次使用言靈讓近衛肢離破碎而因此暴走,在場所有人,除了始作俑者人形師和記之外,每個人都嚇呆了,唯有彰伊,立即反應的動用言靈之力,讓琴葉沈睡,平息風波。在琴葉醒來後,仔細說明他們擁有的奇特能力-說出口的話即成真,越是與死亡有關的,反動力越大-而紙人,就是為了承擔這樣的反動力而存在的使役,他的阿沙利和琴葉的近衛,都是紙人。之後,與近衛私下達成協議,彰伊代替琴葉成了三刀家的當主,沈重的負擔就此正式落在他肩上。那時還不懂為什麼他要這麼做,直到回頭看第一集,才明白原因。一切都只為了那一個他心中最重要的人-阿沙利。

 

  於是,第一集裏遇見這一幕:他為阿沙利擋下災禍。

  彰伊流出的血與阿沙利流不出的淚,交織成這一個動人故事的開始。

  

  

  這不是阿沙利的錯。都是我一直嚴酷的驅使著你。』才讓你的身體一直受傷,直到現在,你將離我而去。對不起,是我不懂得珍惜你。

  森川將彰伊那種強忍悲痛的心情,用他那低沈又深情的聲音傳達給所有的聽者,而阿沙利那風情萬種卻又為彰伊動容的心情,由千葉完美的詮釋。若說志水老師給了角色骨血,那聲優們就是幫角色添了血肉。二者結合,才讓角色活靈活現的在讀者們眼前現身。

 

  彰伊對阿沙利的用情如何,我們已經明白。但二個人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,卻是所有喜歡阿沙利的讀者、彰伊迷的我,都很想知道的答案。尤其在CP人氣第一名的玄間X冰見篇中提到十六年前,阿沙利連去看彰伊一眼都不屑的情況下,後來是怎麼對彰伊動情的?阿沙利真的會像冰見一樣,化為白紙嗎?一個接一個的謎團,在越往下看時,越在心中浮現。而終於,我們等到了彰伊X阿沙利篇。只是沒想到,這第一章到最後一章,竟讓人章章陪哭。

  

 

第一章 二世的誓約-來生之契

 

  『二世的誓約-就算肉體死亡,心也不會改變。與君相伴今生共赴來世。我愛你,阿沙利。』

 

 

  阿沙利的身體已經極限了。這是彰伊和阿沙利都清楚的事。所以彰伊很努力的想把握住和阿沙利相處的分分秒秒,於是他打破當家應該本家過年的慣例,陪著阿沙利在和記這邊過年。誰都說不準,現在與你相握的這隻手,下一秒,是不是還能握著?

  彰伊獻上了代表真心與約定的戒指。好不容易,阿沙利終於誠實的面對自己早就喜歡上彰伊的心情,卻在這一訂情夜,沒有任何前兆的,阿沙利流下了淚。

 

──紙人一生只落一次淚,在化為白紙的那一瞬間。

紙花紛飛如吹雪,紙人無聲隨風逝──

 

  阿沙利捨不得彰伊。他捨不得這個對他用情這麼深的男人。他捨不得留下彰伊獨自面對這個世界。他知道,自己的離去對彰伊的傷害有多深,他捨不得。可是命運無情,就算再怎麼不捨,天意終究難違。

 

 

  我們和彰伊一樣,早就有心理準備,阿沙利終將化為白紙離去,只是,當紙花如雪落,我們的淚也如雨下,老師怎麼能這麼忍心的將這對苦命鴛鴦拆散?到底還要折磨彰伊多久才能讓他得到幸福?

  明明一開始是開開心心的過新年,彰伊終於將心中那句藏之多年的告白說出口,怎麼看,都是很甜蜜很深情的。

 

原來,幸福的最高點,竟是分離。

 

  阿沙利聲聲的呼喚彰伊,說著不願消失的心願。彰伊的執著,阿沙利的眷戀,是否真的能出現奇蹟?

  

  CD一開始的BGM,配合上森川的那句:握緊一鬆開就想逃的手,不放開。緊緊的,緊緊的,直到那一刻的到來。幽幽的音樂,淡淡的口吻,卻是藏不住的深情、無力回天卻依然想留住阿沙利的彰伊心情。

  擔任彰伊和阿沙利二角多年的森川和千葉,應該是駕輕就熟了。尤其是千葉的阿沙利,幾乎是無人不知、無人不曉的。那女王的口吻和氣勢、那在彰伊面前逞能,背過身卻難過的倔強,無一不是到位的恰恰好。

  而這一軌裏,阿沙利即將消失之前的獨白,千葉收起平日風情的戲謔語氣。看戒指時深情又沈穩的低語:『這個,是他以啥樣的表情拜託人做的啊,真是個傻瓜。但是......我從沒這麽幸福過......』、化為白紙時焦急不捨的大喊:『我不想死,我不想丟下你死去,我不想一人死去,彰伊。』再再表達出阿沙利對彰伊的用情。

 

  我愛你,我不想留下你。彰伊。

 

 

 

第二章 生死交關之願

 

  『神啊,救救我,神啊!』

  少年彰伊對著不存在的神明祈求著。

  

 

  彰伊帶著化為薄薄紙人偶的阿沙利,去拜託人形師和記幫阿沙利重生。

──求求你,讓他再回到我懷裏。

 

  一直以來,彰伊對阿沙利之外的人,講話都是沈穩、沒有情緒,符合當主的身份。但這一次,彰伊為了阿沙利,他衝撞了三刀家族視為最至高無上、握有言靈師與紙人生殺大權的人物-人形師和記。

看到和記撕毀阿沙力原形的小小紙人,彰伊爆發了。什麼都沒有試,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?彰伊發怒的對著經歷過太多期望、失望的和記大吼。

 

也許,也許,也許阿沙利是不一樣的。我一定可以創造出奇蹟,只因為,阿沙利對我還有眷戀,我相信他,我相信我們彼此許下的約定。彰伊對自己這麼說,期許自己。

 

──如果,這真的是阿沙利的眷戀、是阿沙利的願望,我就會盡全力的實現它。

  無論要呼喚多少次你的名字,直到你回到我的懷裏。

  我獨一無二的神,阿沙利──

 

  

  然後時間拉回兩人初見面的當時。

 

年少的彰伊那樣努力的呼喚著從未見過面的阿沙利,阿沙利卻理都不想理,好久好久。

『啊,難得我還把阿沙利做為你的紙人派給你,沒想到,你直到現在都還沒拜見過他的容貌啊,可見他有多討厭你。』和記語帶揶揄的對少年彰伊說。

 

既然連紙人都不想守護,所謂的自由,就只有一死了。

只是,連死,都做不到。

父親說,即使是死了,也要生生世世的奉獻給三刀家。

這是什麼世界?連死之後都得不到自由?

彰伊悲痛的狂笑,隨著笑聲,眼淚不停落下。因為言靈工作沒死成,反倒落了滿身傷。心不自由,身體也不能動,這個瘋狂的世界,究竟要如何才能逃脫?

卻在此時,阿沙利帶著笑意現身彰伊眼前,用吻和身體治好了彰伊的傷。

  於是阿沙利成了彰伊唯一的神。

 

 

  聽到那一聲撕紙的聲音,所有的人應該都落淚了吧。和記用這樣一個舉動重重打擊彰伊、深深粉碎期待阿沙利重生希望的我們。森川用絕對的聲音之力來彰顯彰伊的憤怒與決心。耳膜彷彿就快被森川那充滿張力的、極致憤怒的聲音震破:『連蓋子都沒打開,憑什麽一口咬定不可能!結果究竟怎樣,要做了之後才知道吧?』這一段把三刀彰伊身為三刀家當主的迫力與魄力,展露無遺。

  平時彰伊是沈穩、內斂的,說起話來,就和他的表情一樣:嚴謹。唯獨牽扯到阿沙利時,他才像個普通人。自從聽森川役彰伊開始,就發現,只有跟阿沙利說話時,才得聽見森川那獨特的溫柔聲線。絕大部份,都是那冷冷的、嚴肅的聲音。倒像是互補似的,千葉的阿沙利就總是無盡的溫柔與風情,來掩飾阿沙利內心的種種情緒。或許是京都腔的柔媚尾音,替阿沙利的萬種風情加了更多的分數。相同的,只有在與彰伊說話時,阿沙利才會收斂起風情,用認真的口氣,說著謊言與承諾。

  

  故事回推到了彰伊少年時期,大概是為了與成年的彰伊做區分,所以少年彰伊就不是森川,而是進藤。

  曾經有朋友好奇問,為什麼要換角?難道森川不能役少年?我想,所有的森川迷們一定會抗議的!坦白說,這個也是我當初的疑問。不過,聽完了這軌,反倒覺得,這樣的換角,是很有意義的。

  當然不是說森川的功力不能演譯出少年彰伊內心的掙扎起伏。森川的能耐,毌須贅言,他有多高竿,各位聲迷們都很清楚。但就是因為他的成年彰伊太深入人心,以致於,少年彰伊與成年彰伊的差異性過大,若由同一人詮釋,或許就沒有如今的感人。

   『自出生就被注定要獻身於這個家、這份工作。啊,對了,一定只有死亡,才能給予我自由。』近藤的低語,讓聽者感受到少年彰伊對未來的,絕對絕望。

 

 

第三章       只為生存

 

  『我會來的。只要你好好呼喚我,無論何時,我都會來的。』

  阿沙利笑笑的對滿身淌血的彰伊說。

 

 

  早就知道阿沙利是不情不願的成為彰伊的紙人,只是沒想到,連第一次,他也是內心掙扎萬分的,替彰伊療傷。

 

──紙人治療傷口的方法有二種。

  一種是藉由言靈轉移。

  另一種是黏膜接觸。

  傷勢越重,就越是需要既久且深的身體結合──

  阿沙利一反平常優雅風情,用著清清冷冷的聲音說的這段解釋,清清楚楚說明他心裡的不願意

 

──這是紙人守護言靈師必要的儀式。

  可是若其中沒有任何的愛與情,能夠冠上的名詞就只有一個。

那就是凌辱──

彰伊是個敏銳的孩子,他不會不知道,其實,阿沙利,並不是自願守護他的。所以他對阿沙利是沒有任何期望的。沒有人會真心願意的守護他。一次又一次獨自承受傷害,不是逞強,只是為了不讓自己的心受傷而已。

 

  『不要消失,活下去,守護.....』這是阿沙利最喜歡的言靈師、阿沙利唯一的主人-三刀力一最後的遺言。

  所以,就算再怎麼不情願,他還是要做為彰伊的紙人,保護彰伊免於災厄,用自己的生命交換彰伊的生命。

  這是紙人被創造出來的原因。阿沙利沒有埋怨,反正一切都只為生存。

 

當親耳聽見阿沙利跟和記說,守護自己完全是出於對祖父力一遺言的遵守,心裡其實討厭自己到了極點。雖然早就知道,但真實呈現眼前,還是難免被擊潰。

 

──他就是我的紙人。

  是只屬於我的神。

  我一直是這麼以為的──

 

 

  說實話,阿沙利幫彰伊療傷的那一段,聽的是眼眶直紅。對未來絕望的不是只有彰伊,心裏更苦的,是不得不成為彰伊紙人的阿沙利。

  阿沙利跟彰伊的對話、阿沙利與自己的對話,在療傷過程中,交叉出現。跟彰伊說話時,是帶笑柔媚的;跟自己說話時,是清冷無奈的。這樣的強烈對比,更讓人疼惜、心痛阿沙利。委屈求全的獻身治療,只為了生存、只為了成全言靈之主-力一的遺言。沒有愛、沒有情,只有無奈。

  本來想跟彰伊開玩笑的,在二人小指上繫上紅線,沒想到,彰伊居然用言靈,反倒束縛住阿沙利。『誒!呵呵,搞什麽呀,不惜用言靈來束縛我,原來你這麽喜歡我啊。』、『好啊,那你可要好好愛護我啊。』阿沙利雖是笑著說,話語裏卻是一點開心的意味都沒有。

  無怪乎,志水老師在CD後記裏,大大的讚揚千葉的演出。真的是太辛苦千葉,也該有如此的實力,才能擔當這最重要的角色-阿沙利的代聲人。聲音傳達情緒,阿沙利的心情轉折,盡在千葉演譯中。

 

 

第四章       甜美殘酷

 

『彰伊,在你使用言靈的時候,我會在你的身邊保護你。不過,相對的,你要成為能讓我驕傲的好男人哦!』

阿沙利手撫盛開的櫻花,笑著說。

『我會努力的。』

彰伊對自己也對阿沙利說。

 

 

  阿沙利遵守諾言的來到跪在大雨中彰伊身邊。無法置信的彰伊,看著阿沙利因被雨淋濕而昏倒在自己身上,彰伊緊張的揹著阿沙利去找和記。與和記交談後,彰伊知道了為什麼所有人都討厭自己、一直以來阿沙利疏遠自己的原因。心裡只有力一的阿沙利,卻還遵守約定的冒著大雨來找自己,這樣的心情,彰伊很感動。他下定決心,無論要付出多少、無論要承受多少傷痛、無論要流淌多少鮮血,只要阿沙利能有一點點的喜歡、有一點點的原諒,只要阿沙利能對自己笑、能留在自己身邊,即使被阿沙利討厭也沒關係。所有的所有,都是值得的。

  彰伊努力的做著言靈師的工作,以療傷為理由,親近著阿沙利、將傷害移轉到阿沙利身上。彰伊完全沒預料到,在前方等著他們倆人的結果,竟是他承受不起的殘酷。

 

 

  真的很難從成人的彰伊想像得到,少年的他,竟是如此的憤世嫉俗,如斯倔強。

  寧願自己吃盡傷痛的苦,也不願因心有期待而遭傷害。只是知道不代表就真的能不期侍、不受傷。

  

  彰伊狂奔在大雨中的那一段心中獨語,雨水混合著淚水,在臉上肆意的放縱。身為三刀家的人,自由一開始就不存在,「未來永刧」無論是他還是弟弟琴葉。在絕望中,知道呼喚阿沙利也不會來,還是忍不住小小聲的叫著阿沙利的名。

 

  要人完全沒有希望,是非常困難的,所以人才會稱之為人。因為就算在絕對的黑暗中,人的本能還是會尋找光亮。即使知道,光亮並不存在。

 

  但,阿沙利因著他的呼喚,來尋他了。

  原來,阿沙利還是在意他的。終於有人在意他了。

  於是,彰伊暗自承諾,即使阿沙利討厭他也沒關係。只要阿沙利能留在他身邊,只要阿沙利能對他展露笑顏,就算要付出生命,他也甘之如飴。

 

這一軌裏,大概是整張CD裏,少年彰伊和阿沙利對話最多的一軌,並且是最重要的。

『我是你的主人!擔心自己的紙人,有什麽不對的?』從與阿沙利見面後,就這一句話,近藤說的最理直氣壯,最有氣勢。在這之前,近藤的聲音就如同彰伊的心緒一樣,自憐自卑又無奈絕望。但是,阿沙利對他笑了,真心的笑著約定了。在彰伊灰暗的人生中,終於出現一線讓他能往前走的小小微光。努力,一定會努力的。為了不辜負與阿沙利的約定。

 

白駒過隙,彰伊成年了。再度由森川接棒。

無論阿沙利怎樣的取笑、捉弄,森川的彰伊,總是那樣無限柔情的回應。

  一定要提的,就是這一軌最後,千葉的那一句:『啊…直到毀滅之日絕不鬆開。』是那樣的震驚與不相信,對那一天的來到,是如此的不願承認,而這,正是對彰伊動心的證明。

 

 

第五章       幻影之歌

 

『明天,起床之後,再跟你說哦!』

阿沙利帶著明豔動人的笑容,對彰伊說。

 

 

  將所有的燦爛留在與你相處的年歲;把所有的風華記在我的心上眉間。

  然後,才發現。

  想要的,不只是短暫的;而是

  與你的長長久久。

 

 

  唯一的主人離去,不僅不允許追隨而去,還留下最後的命令,守護三刀家。因此,即使再怎麼不願意,還是要遵從人形師和記的指示,保護那個讓力一死掉的臭小子。阿沙利心裡沒有怨,只有憎恨。如果連憎恨都沒有,要如何活下去?阿沙利為彰伊療傷也不是真心想保護彰伊,反倒是希望藉由不停的消耗,自己終能有一日順理成章的成為白紙,離開人世,到彼岸的力一身邊。

  阿沙利,是真心這麼想的。

 

  但畢竟,阿沙利是很感性的一個人,他無法忽視彰伊對自己的付出。無論怎麼欺負彰伊、耍任性、鬧脾氣,彰伊自始至終,沒有對他發過怒,連一點點的責備和生氣,都不曾有過。彰伊一直用他自己方式在努力著,默默的做著,安安靜靜的付出,沒有跟阿沙利討過功,也沒有在阿沙利面前說過苦,無論肩上的重擔有多重,無論心裡的苦有多深。

  力一的存在太強大,彰伊大概從來就沒想過要獨佔阿沙利,他只期望阿沙利的心裏能有他一點點、小小的位置就好。為此,他就像他自己說的,認真努力著。也許,他早就查覺阿沙利想早點離開人世的心情,只是他不願這麼快就讓阿沙利離開,所以他背著阿沙利,和近衛交易,來延長阿沙利的生命。甚至為此,他代替琴葉坐上三刀家當家之位。

 

  和記曾經很壞心的對彰伊說,彰伊和他的父親貴光一樣,野心很大。彰伊當然是有野心和私心的,而這一切,不是為了成就他自己的功成名就,而是盡其所能的留住心愛的人兒,如此而已。

  給阿沙利無止盡的寵愛與自由,讓阿沙利隨心所欲的生活。只希望阿沙利能喜歡他,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。只要阿沙利能回頭看自己一眼。彰伊用自己的方式珍惜著、愛護著阿沙利。

 

  彰伊沒說出口的,阿沙利全都看在眼裏。

  當阿沙利開始在意自己什麼時候會成為白紙、開始擔心無法替彰伊治療的時候,阿沙利的心慢慢地傾向彰伊了,雖然他還是逞強的不承認。

  人非草木,孰能無情?

  更何況是活了比一般人更長久的、情感更敏銳、更直接的阿沙利。

  但要察覺自己對討厭了二十幾年的人的情感轉變,是很需要契機的。這個契機,就是彰伊的以身相護。

看見彰伊替自己擋下災禍而鮮血淋漓,夠了,已經足夠了。阿沙利早就知道彰伊的付出有多少。已經足夠了。足夠打動阿沙利的心,足夠讓阿沙利痛徹心扉了。胸口的疼痛如此真實,他再也無法對自己說謊、欺騙自己。他,早就愛上這個為了自己可以連命都不要的男人,他的言靈之主-彰伊。

  就算化為灰燼、就算是死了,也要和彰伊在一起。阿沙利在心裏對自己說。

 

  彰伊再次說出『我愛你』時,這一次,阿沙利終於坦然的面對彰伊,回應他的深情:『我也是。』讓沒心理準備的彰伊,無法置信的要求他再說一遍。

  

──我會跟你再說一遍的,等到明天天亮。

  我會好好跟你再說一遍的──

 

  可是彰伊,沒能等到阿沙利再說一遍。

 

 

  和記稱紙人為使役、幻影。「幻影之歌」顧名思義,便是阿沙利對彰伊的心情變化闡述。

  開頭跟和記的對話後,阿沙利那毫不在乎的口吻:『我想事情既然如此,倒也無妨,比起被別人留下孤獨一個人,倒不如我先離開比較輕鬆。』接著,一步步開展他與彰伊的過往種種。淡淡的說明自己的任性總是被彰伊包容,但一到彰伊比自己早一步發現,自己的身體已經快到極限的:『彰伊,是不是那個時候你就已經知道了?』聲音一變為猶豫與不相信。再重覆與和記相同對話後,這時的阿沙利與開端的阿沙利已有大大不同。不再是雲淡風輕的不在意,而是有所眷戀的不願相信,那一天,真的已經快來到。

 

  這二個人都太內斂,彰伊是用嚴肅做為保護色,而阿沙利則用微笑來藏。也因此,我很喜歡日常對話的這一段:

『我不會很重嗎?』阿沙利問抱起自己的彰伊。

『很重。』

『我說你會不會看氣氛說話啊,這種時候就算是騙人的也要說“很輕”吧?你這樣可是不會受歡迎的啊。』阿沙利用三娘教子的口氣教訓彰伊。

彰伊坦然真誠,阿沙利沒用笑容帶過,真真實實的說出心裏話。

 

因為真誠,所以珍貴。

 

自然,彰伊捧著阿沙利小小的原形流下的男兒淚,也是極其珍貴的。

森川沒有用狂吼大喊來詮釋彰伊看到化為白紙阿沙利時的傷心、悲痛。反倒是嘶啞的低聲啜泣著。為此,要替他喝聲采。

真正的痛,不是哭,而是哭不出來。

淚落的無聲,是因為真的傷,不是能說出口的。

 

森川,真的是彰伊不二人選。

 

 

第六章       奇蹟的證明

 

  『阿沙利,很重要?』

  琴葉看著安靜躺著、等待著被彰伊叫醒的阿沙利,問彰伊。

  『嗯。』

  『有多重要?』

  這次,琴葉的眼神轉回彰伊身上。

  『是啊……就好像你把近衛看的比自己更重要一樣,我也是同樣的心情。不,還要更甚於此。他對我來說是比任何事情任何人都更重要的存在。』

 

  他是我,獨一無二的神。

阿沙利。

 

  

  對於阿沙利化為白紙,彰伊心知肚明這一天終將來到。既然無法阻止這一天的到來,那就努力積蓄自身的力量,讓阿沙利重生,讓原來的阿沙利回到自己身邊。

 

──奇蹟。會發生。

  我,會讓它發生。

  一切都是爲了這一天,我的所有努力,力量,

為的就是這僅有一次的奇蹟──

 

 

好不容易跟和記談好條件,彰伊以當主的身份,動用三刀家所有言靈師快速達成和記的要求,並且情商力量在自己之上的琴葉來義氣相助。當年成全琴葉和近衛,一來是心疼弟弟,二來,大約也是先賣人情給近衛。為了這一天,彰伊早就計劃周全,不容任何失誤。

 

因為,奇蹟僅只一次,不會再有第二次的機會。

 

就算和記在一旁的冷嘲熱諷、就算近衛好心的提出警告。所有的忠告與責難都沒有必要,這是早就決定好的事。沒有任何人能動搖彰伊的決心。

 

一定要讓阿沙利重生。

一定要讓阿沙利再回到他身邊。

這是阿沙利消失前的願望,這是彰伊一直在準備著的一天。

 

阿沙利再生的情形與十六年前冰見再生,有很大的不同。彰伊開出了種種的條件。重生儀式的地點、阿沙利肉身的製作原料,連阿沙利的真名,都和之前的一模一樣,還是沿用三刀力一的真名,而不是彰伊自己的。和記難得好心的提醒彰伊,他認為反正都要重生了,應該用彰伊自己的真名,這樣兩者的羈絆會更深。彰伊倒不在意這一點。言靈師與紙人之間的羈絆深不深,並不會因為用不用真名而改變。雷藏的紺、隆成的守夜與琴葉的近衛,都可為證。

不愧是阿沙利的言靈之主、三刀家的當主,站在言靈師頂端的彰伊,對其他言靈師和紙人的情況,瞭如指掌。

最後,便是合琴葉之力,將三刀家最強二位言靈師之血,注入阿沙利的肉身。旁人的助力到此為止,接下來,便是彰伊要獨自努力的階段。

使用言靈之力,把阿沙利的魂喚回、將阿沙利叫醒。

 

奇蹟,真的會發生嗎?

 

 

  在看漫畫連載時,就非常期待能盡快聽到森川的彰伊說這一段:『和阿沙利的白紙一起散落的紙花,不久便靜靜地變成了粉末,漸漸地消失不見了。若乾脆是雪花就好了,不是花,也不是紙……就算雪花融化消失,也會變成雨,然後再一次變成雪,上天一定會將他歸還給我。』果然,森川沒讓我失望。

  口氣輕,感情重。聽似輕若飛絮,實則重擊人心。很符合彰伊那外表淡漠,內心情感深濃的性格。

  

  三刀兄弟對話,也是經典。

  聽過上一張近衛X琴葉篇,綠川的琴葉之好,沒話說。這次,再度請他串場出聲相幫。他帶哭聲的:『疼痛只有現在而已,就算流血近衛也會給我治好,但是如果近衛不在了,我就會一直疼下去,絕不能變成那樣……如果是重要的人就不能讓他消失,絕對不能……』不僅是琴葉的心聲,也是彰伊的寫照。

 

  是的。比自己,比任何事物都還要重要的人,絕對要用盡全力的,讓他回到身邊。

 

 

第七章       約定

 

  『彰伊,我會,永遠,陪在你身邊。』

  阿沙利把彰伊抱在胸口,說。

 

 

  一聲聲的呼喚,一句句的祈禱,希望眼前沈睡的阿沙利能醒來,期朌上蒼可以把阿沙利還給自己。彰伊動用自己全部的言靈之力,努力的喚著阿沙利的名。

 

──能將說出口的言語化作現實,這就是言靈之力。

  原本只能用於負面的這份力量,如今加注一縷期望,託付於言語之中。

  回到我身邊,阿沙利──

 

  在彼岸的阿沙利,聽見了彰伊的呼喚,卻見到最喜歡的力一站在眼前。依舊笑的那麼意氣風發,一頭紅髮在風中張狂,力一一如以前的,一點都沒變。力一體貼的跟阿沙利說,他身為紙人的責任已了,可以好好的休息了。重生的話,所有的記憶都會沒有了哦。

  那一瞬,阿沙利回想起在力一身邊那和平溫暖的每一天,那曾經是阿沙利最幸福快樂的時光。重生之後,連這樣的回憶都會不復存在。突然,彰伊的那一句『我會努力』浮現在阿沙利眼前。不行,不能違背和彰伊的約定,因為彰伊他是那麼努力的遵守著約定,用盡其能的守護著約定。

 

  耳邊彰伊一聲聲的繼續呼喚著。

  曾經恨不能隨著力一而去的阿沙利,如今心裡只惦記著與他定下約的彰伊。阿沙利輕輕的與力一道別。

 

  阿沙利醒來了。

 

  醒來的阿沙利,和冰見一樣,什麼都不記得了。連彰伊的名字都忘了。是一個完完全全的,記憶如白紙的,另一個普通紙人。

  彰伊失望的緊緊抱住阿沙利。

  不僅是彰伊失望,最失望的,是和記。

  雖然和記嘴上一直在潑彰伊冷水,其實他的心中也是抱著一絲希望的。他知道彰伊對阿沙利的珍惜,他明白阿沙利對彰伊的真心與執著,所以若說他不相信奇蹟會發生,那是騙人的。

  而且,彰伊準備的這麼周全,叫和記一點都不期待,是不可能的。

  結果,真如他當初所料,根本沒有所謂的奇蹟。

 

  奇蹟,只是傳說,從來不會發生的。至少,不會發生在三刀這個被詛咒的家族裏。

 

  看著彰伊痛苦的緊抱著重生後的阿沙利,和記不禁氣從心中起。沒有記憶的阿沙利,就不是阿沙利,彰伊還沒清醒,還沒看清楚,還在作夢嗎?如果是這樣,就讓他來打碎彰伊的夢,讓他看清楚現實。阿沙利,不會回來了。

  是他親手製作出來的,虛偽的阿沙利,那就由他親手摧毀吧。

  『只是一個,讓人看了就痛苦的紙人偶。』他不是阿沙利,他什麼都不是,彰伊,你還不懂嗎?

 

──不行,和記,不行,他就是我的阿沙利,你不能催毀他。

  他就是阿沙利,只是,他暫時想不起來而已──

 

  言靈師都是笨蛋。十六年前的玄間是,十六年後的彰伊也是。

 

  玄間以手護住冰見,彰伊是用身體擋住和記的長刀。刀身穿透身體,在彰伊的肚子上開了一個大洞。

  滴答滴答,彰伊的血點點落在阿沙利眼前,阿沙利覺得心口好痛、好熱、好難受。明明受傷的不是自己,為什麼胸口會這麼痛?

  居然用身體幫阿沙利擋刀,和記直覺彰伊沒救了。既然彰伊和玄間一樣,只要外表相同就好,就乾脆把這個冒牌阿沙利送給彰伊。和記失望的轉身。

  自己受多重的傷都不要緊,最重要的是,阿沙利要安然無恙。鮮血流淌是家常便飯,彰伊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傷勢,反倒緊張的用氣若游絲的聲音問阿沙利有沒有受傷,再三確定後,彰伊才放心。

 

  好痛,好痛,好痛,心口好痛。痛到受不了了。

  阿沙利一把抱住彰伊,吻上彰伊,幫彰伊療傷,再不做點什麼,阿沙利心口的痛,就快讓自己承受不住了。

 

  唇齒纏綿。

熟悉的溫度與觸感,喚醒了阿沙利的記憶。

  一幕幕的從前像幻燈片一樣,連續播放。

  初識的吻;開玩笑繫上的命運紅線;許下無論何時都會到彰伊身邊的約定;彰伊說會努力的那個絕少看見的笑顏;彰伊說以後受傷的只要他一個就夠;彰伊說我愛你時的表情;那一枚承載著兩人約定、代替脫落紅線的白金戒指;以及自己消逝前說的話。

 

──我愛你。

  我想起來你是誰了。

  你是我選中的言靈師。

  我的,言靈之主。

彰伊──

 

  『你這個笨蛋,萬一死了怎麼辦?』回來,就是為了要守約,就是因為答應彰伊要好好的再跟他說明自己的心意,如果彰伊死了,又何必為了他跟力一道別,這一切不就都白費苦心了?阿沙利氣彰伊這麼不愛惜自己,難得的對彰伊發火。

 

  在這一刻,長年來的努力和準備,終於獲得了甜美的果實。男兒有淚不輕彈,彰伊還是忍不住流下狂喜的眼淚。回來了,他的阿沙利,真的回來了。

  曾經的約定依然好好的被守護著。尤其是那一個情深義重的來生之契。

 

──我深愛著你。

  被束縛住的日常生活、被決定好的命運。

  在這之中,唯一被允許的自由,

  就只有愛你而已。

  我獨一無二的神。

  阿沙利──

 

 

  讓阿沙利重生,是彰伊必然會做的事。但重生後的阿沙利,若是像當年的冰見一樣,忘卻一切,對彰伊、對和記、對所有的書迷來說,都是最不想見到的結局。

  阿沙利之所以為阿沙利,阿沙利之所以被稱為三刀家的女王,阿沙利之能被稱為三刀帝王彰伊的最佳配偶,是這長年來二人的相濡以沫,是彰伊以時間、血淚換取來的與阿沙利相知、相戀。失去了這些過往,阿沙利就不是阿沙利了。

  也難怪,在看到重生後,一如白紙的阿沙利,和記那絕望的反應,那絕情的舉動。

  不是只有外表相同就好。我們要的、期望的,是一模一樣的阿沙利,是那個有心的阿沙利。不是虛有其表,冒牌貨的那一個。

  

  而奇蹟,只會出現在做好準備、永不放棄的人身上。

  如彰伊。

 

  如果不是彰伊那麼的執著相信著阿沙利一定會回來;如果不是彰伊那麼努力以命相護的保住阿沙利;如果不是彰伊連命都不要的緊張照看著阿沙利,或許奇蹟真的就不會發生了。

  幸好,彰伊做到了。

  阿沙利,才能順利的回歸。

我們陪著流的淚水,終於心痛轉為感動了。

 

 

  若說彰伊極少笑,那阿沙利就是極少發怒,而這次,阿沙利真的火大了。

  『彰伊,你這個白癡!你要是死了要怎麽辦啊?那我回來還有什麽意義?你當我在那個世界甩掉力一回到你這裏是爲了什麽啊!?』

  『就是爲了和你在一起啊,彰伊。我要完成和你的約定,一定要完成約定,所以才回來的。結果你卻死掉了,那怎麽行!』

  優雅聲音的千葉,一疊連聲的,火氣爆發的,對彰伊狂吼。心裡的不捨,一直累積的心痛,藉此全部發洩而出。發飆後的溫柔宣言,真心誓約。兩相對照,更將阿沙利對彰伊的濃情,用一重一輕的聲音,交織出那無人能比的永世愛戀。

 

  呼應森川開的端,CD的最後一段也由彰伊結束。

  不知怎地,就是對他說的這一段話,超級感動。每聽必哭。

  『我深愛著你。被束縛住的日常生活、被決定好的命運。在這之中,唯一被允許的自由,就只有愛你而已。我獨一無二的神。阿沙利。』

  或許是因為,在這樣被束縛一生的命運中、必須為三刀家永生永世的奉獻裡,他還能選擇用愛來作為唯一的自由,唯一的目標。森川用深情的、堅定的、毫不存疑的口氣和聲音,說出了彰伊的心聲,所以才讓人淚流不止吧。

 

  聽碟的最後,除了主角二位,彰伊的森川及阿沙利的千葉外,戲份最重的和記,和記的一条,是一定要說說的。

  活了很長很久、死不了的人形師和記,對紙人來說,的確是像神一樣的存在。而一条一直以來都是用不在意、輕緩戲謔的口吻來幫和記說話,這種方式很適合和記。但這次阿沙利重生,不只是彰伊重視,和記也是。

  或許就是太重視阿沙利,所以一開始,和記並不願讓阿沙利重生。

  不像十六年前,玄間來求他讓冰見再生時,那樣一口答應,而是近乎刁難的,拒絕彰伊。

  『無數次目睹的期待與失望。』一条用一反平常的緩慢優雅,用平鋪直敍的方式內心自語。

  規則是不會被打破的;奇蹟是不會發生的。

  

  『你做什麽夢?這就是現實。這個阿沙利不是你所期待的阿沙利,也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阿沙利。根本就沒有什麽所謂的奇蹟。』

  『你差不多該清醒了吧,他根本就不是阿沙利。只是一個,讓人看了就痛苦的紙人偶。』

  一貫清亮聲音,在這幾句與彰伊的對話裏,沒有出現,取而代之的,是帶著濃濃失望、以致於到絕望的,沈濁音色。

  有人說和記是萬年看倌。其實,他一直都在台上,為他以心血打造的紙人們尋找最適合的言靈之主。

 

 

 

  在此回應一下志水老師在漫畫後記提到,不知道彰伊的男子氣概有沒有在第九集裏增加?能對和記發這麼大火,還敢踹和記最寶貝的那個箱子,還有誰敢說彰伊不夠男子氣概!不過,再怎麼英雄蓋世,面對心愛的那個人,鐵漢也成繞指柔,更何況是那位柔媚風情的女王。在阿沙利面前,彰伊永遠也不會想要有男子氣概的一天。

 

 

 

終章 永恆的約定

 

  在被詛咒、束縛一生永世的命運下,你會選擇怨天尤人還是恨?

  彰伊的選擇是愛。用盡所有的能力及努力去愛,一直憎恨著自己的阿沙利。

 

  請不要責怪阿沙利。人的感情面是不受理智控制的。阿沙利當然也曉得力一的死,責任並非完全在彰伊身上。可是被遺留下來、被言靈之力束縛而不能隨力一而去的阿沙利,彰伊成了他唯一能抒發不滿的對象。然後,出於人形師和記的好心,亦或者是惡意的安排下,他竟要成為最憎恨之人的紙人,守護他免於災禍。

 

  多麼的諷刺,同時也是多麼的悲哀。

  如果拒絕,沒用的紙人就要回歸白紙,這違背了力一的言靈,阿沙利不願連最喜歡的言靈之主的最後遺言,自己都無法完成。

  但是接受,又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心,自己這十多年來的憎恨,要怎麼交待才行?

  所以他決定先去和彰伊見一面。

  然後聽見沒人願意保護的彰伊,那狂笑後的痛哭,那向不存在的神明,祈禱的小小願望。

  紙人都很單純、很善良,欺身覆上彰伊唇的阿沙利,究竟是出於憐憫還是同情,我們並不曉得。但是這一個舉動,打破了他和彰伊之間的僵局,紙人與言靈師的羈絆從此確定。

  才有了這麼撼天動地的深刻愛戀。

 

 

  總覺得志水老師替那明明很情色很甜蜜、讓人看了臉紅心跳又捨不得移開目光的番外篇,取的名字,都美麗到令人一眼難忘。

  如玄間和冰見《散花的心願》。

  彰伊和阿沙利《永恆的約定》。

 

 

──謝謝你一直這麼珍惜我。

  真不愧是我選中的言靈之主──

 

──我會努力的。

  只要一點。

  一點就好。

  為了能讓你喜歡上我。

 

  為了能讓你一直喜歡我。

  『我會努力的。』

  這個,是

  永恆的約定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顏飛羽 的頭像
藍顏飛羽

藍顏詞.飛羽詩

藍顏飛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奢侈品精仿賣家
  • e73pvoRuMrjdg奢侈品仿牌,保固說到做到,誠信經營,秋冬新品上市,淑女風的甜美包款外形小巧可愛,是時尚女孩們不可或缺的造型單品,訂購請加LINE:kk2023,全部商品,貨到付款,黑貓宅配
    k4euiQy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