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白虎變小記

 

 

 

<狀況一>

 

 

 

一夜好眠。

 

 

昨天臨睡前,忽的一場雨,讓原本炎熱一整日的天候,添了些微涼意。使得連日來疲累身心可以舒服休息。

 

只不過,半夜那一小小吼叫聲,不知是打哪來?

 

友雅將醒未醒之際,突然的想起這件事。

 

雖然昨夜雨,但清晨的現在,卻是曦光滿佈,看起來,今天又會是個好天氣。算算時辰,該是起床準備上朝。

 

友雅想起身時,發現自己有某些事與平常不同。平日是服貼在身上的單衣,現在整個滑落在臂上;總是讓女人為之傾倒的結實胸肌,如今卻是細緻平坦。他坐起身,正待仔細觀看自己到底是怎麼了?

 

門外響起了女房的聲音:「主人,您醒了嗎?潄洗用具已經幫您備好,可以送進去嗎?」

 

「嗯,進來吧!」誒?連聲音都不一樣?

 

紙門拉開,伺候友雅的女房,一邊端著水盆走進,一邊說:「主人今天的聲音怎麼...」一抬眼看到友雅,立刻發出驚叫:

「你是誰?你怎麼在我家主人的房裏?我家主人呢?」

 

看別人驚慌失措一直是友雅的惡趣味之一。即使是現在,他還是一臉興味的看著自家女房:「別慌別慌,小心打翻水盆,弄濕地板。」

 

友雅是很鎮定,可惜女房就沒把他鎮定的話聽進去,尖叫著跑走了。沒一會兒,就一堆人來到他房門口,大家推推擠擠、竊竊私語不知如何是好時,橘家最年長的女房走到友雅面前,看了看會兒友雅,說道:「這位就是少將大人,你們驚慌什麼?」

友雅笑了笑:「沒想到,你還認得出我啊?」

女房也笑著回:「再怎麼說,也是看著您長大的,當然認得出。只不過,您怎麼突然變小了?」

「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我是不要緊,倒是嚇壞大家。」

「哎啊,您的衣服都不合身了,我趕緊叫人把您小時的衣服拿過來幫您換上。」

 

年長的女房一邊打發著其餘的下人,一邊吩咐友雅的貼身女房該幫友雅準備些什麼物品,才終於讓一早處於驚慌狀態的橘家,恢復成往日情景。

 

換穿上新送來的少時舊衣,友雅從風姿綽約變為俊雅倜儻,少了平時風流,多了份少年純淨。

 

看銅鏡裏的自己,這樣,大約是十六歲左右吧!十六歲,比鷹通還小呢,若是讓鷹通看到這個模樣的友雅,不知那個老實的少丞大人,會做出什麼反應?思及此,友雅不禁勾起唇角,反正現在這個外表也沒法上朝,不如去找鷹通嚇嚇他。

 

主意打定,便吩咐下人,準備去藤原府攔刼要上朝的少丞大人。

 

 

 

往二條藤原府的牛車上,友雅無事的一邊推敲事情發生的原因,另一邊心情好的準備看鷹通反應。他也想到,同為神子的白虎,自己發生了異變,另一半的鷹通也應該好不到哪去吧!不知道他變化成什麼?很少對事情產生興趣的友雅,也忍不住猜想起現在的鷹通會是什麼樣子?

 

於是短短的四條橘府到二條藤原府的路,覺得有點漫長了。

 

 

 

到了藤原府,友雅下車,從者回報已經稟報藤原府少將大人來訪,但一直沒人出來迎接,隱約覺得府裏氣氛怪異。友雅心想,果然鷹通也出了事,不知究竟是如何?

「既然沒人來迎接,藤原府我也算熟門熟路,我自個兒進去,你們就在外候著吧。」

說完,就進了藤原府大門,逕自往鷹通的院落走去。

 

※ 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

 

「這可如何是好?鷹通大人變成這個樣子,要不要稟報老爺?」

「可是鷹通大人吩咐說不可驚動別人,怎麼辦才好啊?」

「少丞大人發生什麼事嗎?」

「疑?你是誰啊?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裏?」

二位原本著急討論的女房,看到少年友雅,質問起他來了。

友雅依舊微微笑著,展開折扇輕輕搧著。

因著友雅和鷹通私交甚篤,藤原府邸女房皆看慣友雅的閒散姿態,其中反應快的女房叫了出來:「少將大人,您怎麼也變小了?」

「哦!那鷹通也變小囉?」

女房忙不迭的點頭:「是的。早上準備幫鷹通大人潄洗時,發現鷹通大人變成小孩,大家為了這件事,現在都還不知如何是好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先別太擔心。你們帶我去找鷹通,我就是來跟他商量商量怎麼處理這情形的。」

聽友雅說的這麼輕鬆篤定,二位女房也就暫時放心,依言帶友雅尋鷹通去了。

 

 

 

鷹通果然是乖孩子。即使變小不能去治部,還是很認真的在書房裏用功。只不過,一聽到友雅來,就躲起來不見人。

「不可以,絕對不可以讓友雅殿進來。」脆生生的童音,一點氣勢也無的從書房裏傳出來。

「鷹通,難道你不想看看我變年輕的樣子?」隔著一道紙門,友雅拿出看家本領,開始說服鷹通。

「......」

「我可是第一個就來找你,要讓你看看我年少的俊模樣哦!」

「可是,我不想讓你看見我變小的樣子。」

「鷹通即使變小了,一樣是很可愛的啊。」

「我就是不想讓你覺得我可愛好欺。」

嗯,看起來,是平日寵他過頭,現在自討苦吃囉,友雅心裏苦笑的想。

「唉~好吧,既然鷹通不想讓我見,那我就只好去找泰明大人來,看看能不能幫得上忙啦。」

什麼?泰明大人?若讓泰明大人知道,那表示神子也會知道!這種丟人的事,怎麼可以讓所有八葉知曉?鷹通一時情急,雙手用力拉開了紙門:「友雅殿,等一下!」

才看到友雅一臉笑的蹲在門口,根本就沒有要離開的打算。

「真的變好小哦,鷹通。」

「哇!」鷹通發出慘叫,雙手掩面的就要往回跑,可惜,變成四、五歲大的鷹通,人小腳短,一下子就被十六歲的友雅騰空抱在懷裏。

「不要躲嘛,讓我看看。」友雅溫柔的哄著直掙扎不停的小小鷹通。

「不要,不要,不要看啦!」鷹通急的眼淚都出來了。

友雅抱著哭得滿臉淚的鷹通坐下,小心翼翼將鷹通的小身子轉過來,讓二人面對面,鷹通還是將臉埋在雙手裏。

「這句話,很久沒聽你說囉!」友雅輕佻、曖昧的在鷹通耳邊低語。「現在你還會說再要的。」

「友雅殿!」都什麼時候了,他還有心思欺負人!鷹通抬起頭,紅霞滿面的怒瞪友雅。

 

少丞大人本該很有魄力的怒視,在身形變小的此時,不僅不見其氣魄,反而因發紅頰、滿面淚,襯的膚色白晳、明眸大眼,更顯嬌俏可人,令人見之生憐。

 

友雅抬起手,輕輕的拭去鷹通臉上的眼淚。心中一動,雙手輕捏鷹通白嫩的小臉蛋,不愧是寶貝,連變小了都還這麼細緻動人。那雙直瞪著自己的大眼,少了平日的眼鏡,看起來靈淨剔透,雖然怒氣沖沖,卻掩不住其中的秀逸之氣。忍不住的,友雅緊緊抱住鷹通:「鷹通,你真的好可愛!」

 

「友雅殿,你放開我!讓人看到了,成什麼體統!」鷹通死命的在友雅懷裏,努力掙扎。

「誒?鷹通現在這麼小、這麼可愛,誰看了都會想抱在懷裏疼疼的,哪不成體統了?」一邊說著,友雅手也沒閒著,一隻手抓住一直把他胸口往外推的鷹通雙手,一隻手則緊緊抱著鷹通,生怕一個不小心,就讓鷹通溜走。好不容易有名正言順的機會,可以將鷹通抱在懷裏捏之、揉之、疼之、親之,友雅豈會放過?

 

畢竟人小力也小,眼見自己是敵不過友雅的力勁,加上這樣折騰下來,鷹通力氣真用盡,於是便也乖乖的待在友雅懷裏,不掙扎了。

 

友雅輕聲問:「累了?」同時順勢讓鷹通倚在懷裏,讓他能舒服點。

「你仗著人大,欺負我小。」鷹通悶悶的說。

友雅輕笑:「誰叫你不讓我瞧。」手點點鷹通的小巧鼻:「不讓我看,你想讓誰見?」

「誰都不見。這麼丟臉的事,怎麼可以讓人看到。」鷹通把臉埋進友雅胸膛:「堂堂治部少氶,變成四歲的小孩兒,怎麼見人啊?」

「你啊,什麼事都想的太沈重了。跟我在一起,都沒學到怎麼放鬆?」友雅輕笑搖頭。

「我可做不到像你一樣,凡事遊刃有餘,卻又不甚在意。」都不知道在你心裏,我到底算重不重要。鷹通在心裏補上這句。

 

友雅抬起鷹通的小小腦袋,水綠色的雙眸望進了杏黃色的瞳:「我在意的。就是在意,才一早來尋你。」

 

鷹通直到這時,才注意到友雅的變化。

聲音不像平時那樣的低沈,多了點少年音的高亢,聽起來就沒那麼的性感誘人;無風飛花的長髮,現在卻僅髮長過肩,少了點慵懶氣息。但他眼神裏的那份專注和語氣中的深情,一如既往。這讓鷹通的心,沈淪的更深;對這份感情,也更執著與坦然了。

 

鷹通伸出小小的雙臂,攀住友雅:「那現在怎麼辦?你變年輕,我變小,你要等我長大嗎?」

「這也未嘗不可。只不過,這樣我就要辛苦點了。」

「為什麼?我又不用你照顧!」

「唉~秀色之饍面前擺,僅能目視不能懷。」友雅笑的邪魅。

「友雅殿!」這種話,他也能說的面不改色!

「哈哈哈!」友雅笑的開懷,伸手拍拍鷹通頭,安撫著:「別氣了。我們二個都異變,表示應該跟四神有關,等等我們去左大臣府邸神子那,看看她能不能幫我們恢復原狀就是。」

「什麼?要去神子那?我不要!我不要讓你之外的人看到我這個樣子!」鷹通又開始掙扎了。

「唉~我也不想啊。我也不想你這般模樣被別人看見啊!這麼靈巧纖細,我也只想我自己瞧。你可是我的,鷹通。」友雅似正經似玩笑的說。

 

倒是鷹通聽的怔住了。然後雙頰發燙的低下頭去。

友雅情動,追著低頭的鷹通,輕輕的在他面頰上一吻。友雅唇上的溫度,彷彿經由這一吻遞給了鷹通,讓鷹通不僅是雙頰飛紅,更是臉面桃花。

 

友雅再度緊抱鷹通:「不過,我真沒耐心等你長大,所以,你委屈點,跟我去找神子,好不好?」

「而且說不定異變的不只我們二個,其他六個人也產生變化呢!」

 

鷹通依舊低著頭沒說話。

其實他心裏早就因為友雅的話和吻,答應去找神子。只是還不想這麼快就如友雅的意。因為每次都被友雅耍的團團轉。這次鷹通決定要小小的報復一下。

 

友雅看鷹通沒反應,但唇邊帶著一抹淡淡笑意,心裏知道,鷹通心軟答應了。

「神子這幾天就要回去她的時代,我們和她並肩作戰這麼久,想到她和天真要離開,還真有點捨不得,我們去看看他們吧!」

邊說,邊抱起鷹通往外走。

「友雅殿,我還沒答應要去找神子!」

「我也沒說是要找她幫忙恢復原貌啊,所以是二回事。」

「友雅殿!」

「難道鷹通不想跟神子和天真道別?」友雅裝的一臉疑惑。

鷹通在心裏長嘆,為什麼他會喜歡上這樣一個人啊?

 

「友雅殿,要去也要幫我偽裝一下,我不要這樣子就出門。別人見著會笑話我的!」

「鷹通放心,我剛才已經請你家女房準備好披風,讓你在我背上可以免去受人眼光和風吹日曬等,若曬傷了,我會心疼的。」

「等等,為什麼是在你背上?」

「你要我雙手抱你我很樂意,但我怕你不願意,所以用揹的啦。」友雅笑看著鷹通,道。

 

鷹通看著友雅的笑顏,也輕輕地會心一笑。

愛上這個男人,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啊。鷹通這麼想著,於是乖乖地跟著友雅去找神子解決他們異奱的問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<狀況二>

 

 

 

一夜纏綿。

 

 

昨夜找來鷹通賞月喝酒,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於身旁的佳人。鷹通酒量淺,友雅又有意相請,鷹通一醉,就比平日裏來的放鬆些,於是友雅求歡成功,兩人紅被翻浪,累極相擁而眠。

 

鳥啼啘囀,日曦漸明。

 

按往例,還是身為武官的友雅先醒。雖說二人歡好無數,但鷹通生性害羞,總在燕好後,背對著友雅而眠,友雅也由著他,由後背環抱著他入睡。可今日,醒來的友雅發現不對勁。

 

懷裏安睡著的,是一小小孩。

 

友雅認真的再眨了眨眼,嗯,是真的,不是幻覺。

 

伸手將懷裏小人兒的臉朝向自己。綠色的髮,眼熟的臉型,是鷹通,但又不是昨夜承恩的那個鷹通。

 

昨夜的那個鷹通,十九歲。雖說還年少,但至少是可以求愛的年紀。現在的這個鷹通,大約只有四、五歲,對一個四、五歲的孩子出手,那可是罪過。

 

但話再說回來。

這個小鷹通,還真是可愛的緊。

白晳透粉紅的小小臉蛋,細緻精雅;小巧的鼻,玲瓏可愛;嫣紅小嘴,因呼吸而微啟著;綠色頭髮散在雙肩,更添嬌稚樣態。整體看起來,就是讓人忍不住想疼愛、想憐惜。

原來鷹通小時候是這個模樣啊,友雅心裏歡喜的想著。

 

等等。為什麼一夜之間,不對,是半夜之間,鷹通就變小了?

友雅再看看自己。哦!他知道哪不對勁了,連他也變化了。

當然不是變的跟鷹通一樣小,但至少也比十九的鷹通還小,大概是十五、六歲的少年樣貌。

這到底,是發生什麼事?

 

就在友雅尋思當兒,懷裏的小鷹通醒了。

 

鷹通一張眼,眼前出現的,不是那位總是一臉笑,魅惑人心的友雅,而是眼眉清秀的俊美少年。鷹通大吃一驚,忙坐起身。俊美少年開口說話:「鷹通,別驚,是我,橘友雅。」

 

誒?是友雅殿?鷹通定晴細看,果真是友雅,但卻不是認識許久的,那位風流少將大人,而是更年輕點的,少年友雅。

 

「要說吃驚的人,應該是我吧。沒想到一覺醒來,親親鷹通居然變小到可以當我兒子了。」友雅調笑著說。

 

誒?我變小了?鷹通把眼光從友雅身上調轉回自己。

 

「啊!」鷹通真忍不住失聲尖叫。

一隻手伸過來掩住鷹通的唇:「別叫這麼大聲。平日歡好時要聽你的聲音,你就偏忍著不出聲,現在喊這麼大聲,想讓全橘府知道我們的情事嗎?」友雅聲音帶笑的說。

 

對!這是自己的那位風流情人。能把情事說的這麼坦白露骨,全京裏大概就只有他了。

雖然身形是年少清純了點,但骨子裏的,還是那個曾經韻事不斷,處處留情的,左近衛府少將橘友雅大人。

 

等等!現在不是想這件事的時候。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友雅愛不愛自己,而是自己和友雅都變小了。不對,是友雅變年輕,自己變小了。

 

「怎麼會這樣?友雅殿?」鷹通心急的直問友雅。

「我也不知道哪!不過,這樣也挺好的啊,鷹通連變小了都這麼可愛!」友雅一邊說笑,一隻手輕捏鷹通的柔嫩小臉,而另一隻原本是掩住鷹通唇的手,毫不猶豫的往下移。嗯,果然鷹通的細緻,是麗質天生呢!

 

鷹通這時才查覺到自己處於非常不利的處境。

 

因為身形變小,原本穿在身上的單衣,如今鬆散的披在身上,被友雅輕輕一扯,小小的細白身子就全讓友雅看光了。

 

「友雅殿!不准亂摸!不准看!不准笑!」拔高的幼稚童音,緊張的想阻止友雅的任何行逕。同時拉回被友雅扯開的單衣,鷹通快速的逃到牆角屏風處,躲了起來。

 

友雅倒被鷹通的這一連串動作弄的哭笑不得。

 

看著躲起來的鷹通,耳裏還能聽見鷹通微微的抽泣聲。友雅嘆了一口氣。

 

很久沒聽見鷹通哭了。上一次惹鷹通哭,是鷹通初夜的那一晚。友雅是又哄又安撫的,才讓第一次的鷹通止住掙扎和哭泣,乖乖的成了他的鷹通。

 

而這一次,友雅真是無心讓鷹通哭,友雅也不清楚為什麼二個人都變小。忽然,友雅明白了。大概是四神的關係,才讓身為神子白虎的自己和鷹通,發生這樣的情況。

 

心裏有數的友雅,便起身走到鷹通躲起來的屏風後,輕輕擁住鷹通:「不要哭,每次你哭,我都覺得心要碎了。」

「你騙人,你最會哄人了。」鷹通小小聲、帶哭音的反擊友雅。

友雅收緊雙臂,把鷹通緊抱在懷裏,耳邊細語:「如果我有心騙你,又何必斷了所有紅顏知己溫柔鄉,只讓你停留在我這裡?」將鷹通的小小腦袋抵在自己的心口上,讓鷹通知道,現在跳動的這顆心只為他、只讓他進駐。

 

果然,鷹通漸漸止住哭泣,低聲說:「我其實沒有懷疑你,只是突然變小,你又在笑我,我才生氣的。」

「我沒有笑你啊!」友雅拿起鷹通的單衣袖子,幫鷹通抹去淚痕。

「你明明有!還說我可以當你兒子!情人可以當兒子嗎?」鷹通氣得紅撲撲的小臉,瞪著友雅。

「哦!鷹通承認是我的情人了,真叫人歡喜啊!」友雅樂的直笑。

鷹通氣得直搥友雅:「你還笑!?」

握住鷹通的小拳頭,友雅賠罪:「別打別打。雖說我現在沒三十一歲的好體魄,不過也不是你的小拳頭打了會痛的身體,你這麼用力,疼的是你的手,痛的是我的心。」

 

鷹通真氣不過友雅。友雅就是有本事把情話當流水般,濤濤不絕的宣之以口。明知這是友雅的強項,偏偏自己就是不爭氣,總是軟化在友雅的甜言蜜語裏。

幸好,友雅待自己是真的心,否則,萬劫不復這個詞,就是用來形容自己。

 

「友雅殿,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會變小的原因?」有閒情對自己說情話,這代表友雅心裏應該有數。認識友雅也不算短,雖然有時候還是跟不上友雅的機智反應,但對友雅的了解,也不是一知半解的那麼淺薄。至少,友雅不似表面看起來的那麼凡事不經心、遊戲人間的模樣。他其實還是會在乎一些事、一些人的,比如說,帝和神子交待的差事;比如說,自己。

 

「鷹通決定不生氣,要面對問題了?」友雅笑問。

「生氣也解決不了問題。友雅殿是不是有好方法?」才會笑的這麼開懷。

「好方法是沒有,方法倒是有。鷹通想聽聽嗎?」友雅現在的笑容裏,看起來有一點邪邪的,配起他現在俊美的清純樣貌,真不遑讓風流優雅的三十一歲友雅。

 

看得鷹通有點目炫的低下頭,想到:這個男人,怎麼什麼年紀都這麼讓人心動?!

 

看到鷹通突然臉紅低頭,友雅心想:鷹通喜歡我這麼深啊!連現在十六歲青澀模樣,一樣可以讓他羞紅臉呢!真是純真可人兒,我的鷹通。

 

「友雅殿,請說。」收起被友雅迷倒昏轉的心思,鷹通低聲說。

「既然是四神的問題,當然是要去找神子問問,看她曉不曉得方法讓我們恢復原狀。」這是友雅冷靜思考後,所能得出的最好結論。

 

「什麼?要這個模樣去見神子?還要從這裡直接去左大臣府邸?」鷹通吃驚的問友雅。

 

「難不成,鷹通想不出這個房門,就能解決問題嗎?還是說,在還沒恢復原貌前,你打算一直留在這房間裏?」友雅笑著繼續說:

「我是無所謂哦!房裏有位小佳人,我是求之不得。我怕的是,你說我毀了你的名節。」

 

如果可以,鷹通本打算死都不出這間房,雖然說,這是橘府,友雅的房間。不過,聽友雅這麼一說,鷹通又忍不住生起氣來。毀了名節?他明明什麼都做了,還說得這麼無辜?!

 

氣的鷹通扭頭,不看友雅。

 

看著個小小可人兒生氣,真的很有趣啊,友雅心想。現在的鷹通人小,頂多是生氣不理人,自己還可以趁哄他之便,行摟摟抱抱親親之實。若是十九歲的鷹通,早就拿出小太刀跟自己比劃比劃了。

 

每次這種情形發生,為免刀劍無眼,不小心傷到他或是自己,友雅就只有一個選擇:公主抱拐帶鷹通進房,讓二人的纏綿來化解鷹通的怒氣。但,鷹通是好脾氣的,真讓他怒到拿刀子出來的情況,真的不多。況且,友雅也捨不得讓鷹通真的生氣。友雅還是喜歡像昨夜一樣,酒醉的鷹通,難得主動及溫柔入骨的伺候和乖順,那才是友雅最受用的。

 

不過,變小的鷹通,好像連心胸也變小,很容易就生氣。

 

友雅放開鷹通,轉身出了屏風,拉開紙門,往房外走去。

 

悄眼看友雅走出房門,鷹通心想:友雅殿不會真生氣吧?明明是他說話讓人生氣啊。平時他看我生氣,都會說話哄我,怎麼這次,他居然轉身就走?難道,真因為我變小,他,他就不喜歡我了嗎?想著想著,眼淚又開始不聽話的,落了下來。

 

「唉~怎麼又哭了?」鷹通聽到耳邊友雅這麼說,自己的臉又被他抬起來,與他對望:「真以為我不要你啦,傻鷹通!」然後,就被擁進暖暖胸膛。鷹通忍不住的,緊緊回抱友雅。

 

「怎麼人變小,眼淚卻變多了,嗯?」友雅笑,胸膛因笑而微微震動著,這一刻,鷹通只覺得能待在友雅身邊,真的很安全、很幸福。

 

「我出去,是吩咐女房幫我們準備衣服,總不能這樣就出門,是吧?就算你不怕羞,我倒擔心春光外洩,讓外人佔了你的便宜。」

 

再度四眼對望:「你,可是我的,鷹通。無論年紀。」友雅笑的篤定,春風滿面。

 

「嗯。」鷹通乖順點頭,笑的靦腆。

 

 

 

 

只要你能一直喜歡我,我願意一生一世都是你的鷹通。

 

 

 

※ 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

 

 

 

「友雅殿,不要這樣!」鷹通使出全力的掙扎。

「為什麼不要?剛才祈和詩紋對你動手動腳、還有神子對你愛不釋手等,我可是忍著不發作的。」友雅不理鷹通的掙扎,直往房間而去。

「你先放我下來,我,我,我要換衣服啊。」

 

在神子那裏時,四神突然恢復正常之神力,於是發生在八葉身上的異變,也就消失。友雅從十六歲變回三十一歲,因為友雅身上的外袍夠寬大,倒也沒出什麼差錯。可是鷹通就不一樣了。一下子從四歲長成了十九歲,霎時衣服全都毀了,要不是友雅手腳飛快的,拿了披風幫他裹住全身,這下子就真應了友雅的話:春光外洩。因此鷹通全身上下只一件披風掩著身子,就被友雅不由分說的從左大臣府邸帶回了橘府。

 

「我不就正如你的願,帶你去我房裏換衣服啊,你別忘了,早上你是在我房裏更衣的哦。」友雅口裏說的輕佻,掩飾話語裏難得怒氣。

 

友雅想起剛才在神子那邊受的氣。

 

大家看到變小的可愛鷹通,可是喜歡的不得了。

 

祈和詩紋對著鷹通直動手動腳的抱來抱去,神子也是,抱著鷹通就不放。他們是當他死了嗎?沒看到他笑的很冷淡,眼神像要殺人嗎?要不是人變小,眼見打不過變成大人的祈和詩紋,還真以為左近衛府少將這個武官職位是假的嗎?直到永泉和泰明這對姐妹花出現,才稍稍解除鷹通的危機。

 

神子的這筆帳,絕對要好好記下來。雖說他和鷹通是神子的八葉、四神之一的白虎,職責是保護神子。可職責歸職責,鷹通可是他橘友雅的,怎麼可以隨便亂抱?

 

還有,既然鷹通的四神之力有增強,怎麼不早點用,電死那二個毛手毛腳的祈和詩紋?

 

想到這,讓難得發怒的友雅,直想找鷹通來平復受傷的心和直衝冠的怒火。

 

 

 

回到友雅房裏,友雅輕柔的說:「我幫你把披風脫下,好換衣服。」低沈性感的魅惑嗓音,即使對身為男性的鷹通,殺傷力道一樣強大。

 

「不用麻煩友雅殿,我可以自己來。」鷹通小小聲的回應著。

 

友雅向來就不知道什麼叫被拒絕,即使鷹通說不要,他也絕對能讓扳回局勢。伸手將鷹通攬進懷裏,雙手靈巧的解開鷹通身上那件自己親手幫鷹通打上結的披風,用力一扯,披風應聲落地。友雅也順勢的將鷹通壓在身下。

 

「友,友雅殿!」

「怎麼?鷹通還會怕嗎?我們都這麼多次了,不是嗎?」友雅笑的魅,手不停在鷹通身上遊移。

「可是,可是,現在天色還很亮...」不是歡好的時間啊。可惜鷹通的後半句話,全進了友雅的唇裏。

「天色不是能阻擋我要你的好理由哦!」深深索求的吻,讓鷹通直喘氣,根本無法反駁。

友雅在鷹通耳邊,輕聲說:「我一定要好好彌補一下。鷹通,今晚,我絕對不會讓你離開。」

 

 

 

只要你能一生一世的愛著我,我會一直都是你的。我的鷹通。

創作者介紹

藍顏詞.飛羽詩

藍顏飛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