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以來,我緊緊的,將你一放開就想逃走的手,緊緊的握住。 

為了不讓你離開,我可以重覆無數次、讓你束縛在我身邊的,甜蜜而強烈的言靈。

 強烈的、強烈的,直到,那一刻的來臨。

 

 

 

  夜深風強,烏雲佈。

  今晚,是一年一度的除夕夜。三刀彰伊,這位三刀家的當家,一反常規的,沒有在本家過年,卻是在人形師和記的宅邸裏守歲。因為他的紙人阿沙利想在這邊過除夕,同時思及以阿沙利現在的身體狀況,有人形師在旁,彰伊也才能比較放心。畢竟,紙人是由人形師創造的,萬一有什麼事,至少能在第一時間裏做最後的努力。

  雖然,那是彰伊一直不想面對,卻同時在準備著的,最後一刻。

  對於現在自己的無能為力、對於自己曾經的不珍惜,此時的彰伊只能在房裏藉酒澆愁,愁上愁。

 

  開門聲響起,沐浴完的阿沙利帶著馨香走進房間。

  「啊,清爽多了。」

  「這邊的浴室也翻修過了,變得很漂亮哦,彰伊。」

  彰伊側過臉看著朝他走近的阿沙利。再繼續以口對瓶的灌下一口燒酒。

  「怎麼了?真是少見啊,你竟然喝這麼多!明天宿醉我也不管你哦!」阿沙利語帶責備的跟彰伊說。自從成為彰伊的紙人後,彰伊身體不適的時候,都是由阿沙利照顧和治療,直到阿沙利再也無法承受彰伊的傷。

  「我怎麼能不喝啊?我還是第一次過這麼慘烈的新年!」彰伊想起剛才在客廳裏,阿沙利把近衛當成標靶射飛刀時,近衛發出的陣陣慘叫聲,直到現在,彷彿還在耳邊回盪,真的是超慘烈的除夕夜。但是,這只是彰伊的藉口,想一醉解千愁的原因,還是眼前的這一位。

  阿沙利輕笑:「我倒是玩的很開心呢!」

  看著阿沙利的笑顏,彰伊伸手撫上阿沙利微濕的髮:「明明是很怕濕氣的紙人,阿沙利你卻很喜歡洗澡。」

  「不只是喜歡洗澡哦,只要是能讓身體弄得濕濕的,我都很喜歡哦!」阿沙利用魅惑的聲音、美麗的笑容,勾動著彰伊。好像還覺得不夠似的,阿沙利直接坐上彰伊的大腿。

  「阿沙利..」彰伊呼喚著正在對他上下其手的阿沙利。

  「怎麼了?」

  「你先下來一下...」

  「為什麼?」阿沙利很不想被彰伊打斷他的計劃。

──這個遲鈍男,難道不知道我想做什麼嗎?傻彰伊。

 

  「我想拿一下口袋裏的東西。」彰伊還是阻止了阿沙利。

  被成功阻止的阿沙利從彰伊身上離開,嘆著氣抱怨:「你真的很不解風情耶!」

  彰伊站起身,從西裝長褲口袋裏拿出一樣東西,他喚著阿沙利,並執起阿沙利的左手。阿沙利對於彰伊的行為,猜不透他要做什麼,直到眼見著自己左手小指被彰伊套上指環。

 

  用白金打造,在外圍鑲上一條細細的紅線。簡單卻貴重,一如彰伊的真心。

 

  「用這個,代替解下的紅線。」彰伊說。

──當年,是你說我們是被命運紅線絆住的二個人,如今,我依然願意用紅線綁住我們的緣份,阿沙利。

 

  「你不再使用言靈束縛我了嗎?」

──那時,你用言靈讓那條紅線束縛在我的小指上。直到毀滅,我都將永遠為其束縛。如今,你不再使用言靈,是因為,你要讓我自由了?還是因為,我就快要離開你了?彰伊。

 

  「我可以束縛住你嗎?」

──年少的我,用言靈束縛住你。現在的我,不想用言靈強迫你,只想讓你跟從你自己的心意,我想要你心甘情願的,愛我。阿沙利。

 

  彰伊緩緩單膝下跪並吻上阿沙利小指上的戒指:「我愛你,阿沙利。」

  聽到彰伊把這句藏在心中許久的話說出口的瞬間,阿沙利吃驚的瞪大雙眼。對言靈師而言,這是一句絕對不能輕易說出口的話。這是最強烈的言靈,出聲的那一刻,就是被實現的時候。

  「...笨蛋,這種告白的話,應該是要沒喝酒的時候說吧!」口中邊抱怨的阿沙利,邊吻上了彰伊。

 

──這樣,你叫我怎麼放得下你?叫我怎麼能對你不動心?彰伊。

 

※ 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

 

 

  窗外,開始飄雪;窗內,累極的彰伊沈沈入睡。

  阿沙利放心的看著沈睡的彰伊,他知道,彰伊最近都難以成眠,剛才的醉酒,自然是因為擔心自己的身體。幸好,還是順利的哄彰伊睡著了。別看彰伊個子這麼大,有時候,他還是那個當年的少年,那個讓自己微微心動,承諾當他的紙人的少年。

 

  阿沙利披衣下床,走到窗邊。

  片片飄落的雪花,美麗潔白。

  

──下雪了。這一次飄雪,我還在你身邊。下一次飄雪,我還能在你身邊嗎?彰伊。

 

  抬起左手,阿沙利取下小指上的戒指,細細的看著:「代替紅線啊...」

  想起那一天鬧著玩繫上的紅色絲線、以開玩笑的心情施加的沈重言靈──

 

  「這條線,將會束縛阿沙利,直到毀滅為止都不會解開!」

 

  而如今,紅線脫落,取而代之的是這枚戒指。

  阿沙利仔細看著、小心撫摸著,發現戒指裏側好像刻有文字的凹凸不平:「內側有文字,要是刻什麼I LOVE YOU之類的,我可是會笑死哦!」定晴細看,戒指上只有刻上短短的七個字──許下二世的誓約。

 

  二世的誓約──

  即使死亡,也絕不會變心──

  與君相伴今生共赴來世──

 

  彷彿再度聽見彰伊的聲音:「我愛你,阿沙利。今生不足,來生定續。」

 

  「彰伊他,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叫人訂做的啊?」想到彰伊用面無表情的聲音和神情訂製這麼柔情的物品,阿沙利忍不住微笑了起來:「這個傻瓜!」口裏輕輕的唸著,可是阿沙利的心裏滿滿的是幸福,再沒有比這一刻更幸福的時候了,能這樣被彰伊用全心全意的愛著、疼著、珍惜著,甚至願意許下即使阿沙利消失、化為白紙再重生的第二世誓約,盼望著歲歲年年相守。這是什麼都比不上的至高幸福。

  手中緊握著戒指,阿沙利幸福的落下淚來。

  

  一生一次,紙人在回歸白紙時,才會落淚。然後,紙花紛飛,終歸塵土。

 

  「疑,這是什麼?」、「眼淚,不會吧?騙人的吧?」阿沙利不相信在最幸福的這一瞬,居然也是自己要離開的一刻!?

 

  漫天紙花如吹雪,飄飛在阿沙利的身邊。

  阿沙利奮力奔向彰伊身側,他想再好好的看彰伊一眼、他想再緊緊的抱住彰伊、他想讓彰伊親耳聽見自己說:

「我不要!我不要離開你,彰伊。」

「我不要留下你獨自離開,我不要離開你!!」

「我愛你,」

「彰伊──」

淚水如泉湧,即使阿沙利努力的奔至彰伊身邊,在觸及彰伊的那一瞬間,紙花落地,阿沙利消失了。

 

睡夢中隱隱聽見阿沙利呼喚聲的彰伊張開眼,習慣的呼喚:「阿沙利?」回應他的,是滿室寂靜。

彰伊坐起身,想看看阿沙利在哪裏,卻只見一個小小的、破敗不已的紙人偶和那枚白金戒指靜靜的躺在他的身旁。

「阿沙利?」

彰伊雙眼圓睜,定定的看著小小的紙人偶,忍不住放聲大喊:

「阿沙利──」

「阿沙利──」

 

  落滿一地的紙吹雪,是彰伊流不出的淚;是阿沙利來不及說的愛戀──

「我不要留下你獨自離開,我不要離開你!!」

「我愛你,」

「彰伊──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顏飛羽 的頭像
藍顏飛羽

藍顏詞.飛羽詩

藍顏飛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